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战争 准确理解智能战中“人”的含义

人工智能正在将人类从认识和转变客观世界扩展到认识和转变自身智慧的新阶段。战场对抗将从机械化战争之前的“搏斗”转变为智能战的“角落情报”

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战争 准确理解智能战中“人”的含义-

在智能战中,人工智能的作用日益突出。有些人开始怀疑人类在智能战争中的作用。他们更倾向于将人工智能技术和无人武器装备视为战争结果的决定因素。甚至是唯一因素。这种理解将传统意义上的智能无人武器与“人类”进行了比较。它只看到武器和设备的变化,而没有看到人工智能下“人”的内涵的变化,这显然是单方面的。正确理解智能战中“人”的内涵,对于理解智能战的制胜机制和掌握智能战的主动性具有重要意义。

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战争 准确理解智能战中“人”的含义-

内在智能是智能战中“人”的基本要求。在智能战争中,战争正在朝着算法化,非接触式和芯片化的方向发展。快速,实时和准确的智能数据流是在战场上抢占先机的关键。智能数据已超越物质和精力,成为战斗中的主导者。本质上,人工智能正在将人类从理解和转变客观世界扩展到理解和转变自身智慧的新阶段。战场上的对抗将从机械化战争之前的“搏斗”转向智能战争的“角落情报”。基于此,如果人们想支配智能战,就必须努力实现自己的内部智能,使其具有与智能战兼容的特征。可以说,“人”的内部智能不仅是智能战兴起的客观前提,而且是智能战发展的推动和牵引的必然结果。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为了争夺新军事革命的制高点,世界军事大国正在大力培养高素质和聪明的军事人员,同时也将提高全体公民的情报素养置于重要地位。 。因此,“人”的内部情报是情报战时代的显着特征,也是情报主导的新军事革命的主要内容。我们必须看到,内部智能是思维概念,思维方式以及能力和素质的整体智能。思维概念的智能化要求建立“以智能为主导”和“以智能赢得”的概念;思维方式的智能化要求思维方式的转变是精确,先进,创新和系统的;能力和素质的智能化要求军事情报活动具有强大的感知,理解,推理和判断能力,有效使用智能数据代码,善用数据流来控制物质流和能量流,并牢牢掌握作战主动权在数据与数据,情报和情报之间的对抗中。

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战争 准确理解智能战中“人”的含义-

外部可视化是智能战中“人”的表现。人与武器是战斗力的两个核心要素。自战争爆发以来,人们一直在不断研究新技术并开发新武器,并通过创造性地利用技术来努力扩大和扩展人们的身体能力,技能和智力。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各种智能无人武器系统加速了算法,非接触式和基于芯片的战争的发展。在战场上,“无人部队”取代“活力”开放面对面直接战斗已经成为可预见的发展趋势。借助“云”脑+“管”神经+“终末”器官,通过人类生物DNA和数字DNA的融合,人类可以在非现场,非直觉和非接触的情况下执行战斗操作降低了人类战斗的生命成本。更快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战争,更准确地实现战斗目标。无人战场的这种发展趋势并非否认战争中的“人类”。相反,这是“人类”在更广阔的领域和更高层次上发挥作用的结果。简而言之,人类战争中介系统已经从相对基本的同级中介和平台中介演变为智能战争时代的数据中介和系统中介。人们离战场越来越远,人为因素也越来越远离人自己。人类将为自己创造一个外在的“人”,即一个智能的战斗系统。因此,在一场智能战争中,双方作战系统之间的对抗实际上是外在化的“人”之间的对抗。

高级角色是“人”在智能战中的价值的体现。智能技术的发展使先驱者优势显而易见,后者难以捍卫,先进与落后之间的差距将越来越大。因此,智能战的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战前的准备。战争的双方一旦在军事技术上形成了“时代差异”,或者在战前军队建设中以战争的形式形成了“时代差异”。之后,在战争之前就决定了战争的结果。最近的局部战争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种在智能战争中对抗的结果的进步实际上是“人类”在战争中的作用的进步。这种先进的作用主要体现在战斗理论和观念的创新,尖端技术的研究和探索,智能人才的培养,军队的训练以及武器的开发和生产上。当今世界主要国家在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和培养智能人才等领域竞争激烈,试图抓住未来智能战的制高点。这充分体现了“人”的作用。可以说人工智能与人类的战争,赢得智能战不仅取决于适当的战争力量,还取决于战前长期积累的深厚潜力。不仅涉及武器的直接操纵者,而且涉及使武器发挥其正常效力和性能的能力。角色的保护者和组织者。因此,战争前后“人民”所扮演的角色将越来越明显。 (史建波,徐启凯,尹小梅)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playplus@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